天空為限的雜記簿

關於部落格
因為神秘學、貓咪的文章~都已經放在原有的部落格了,但又抵抗不了樂多版面的精緻唯美,就決定拿來寫寫私人的手記囉!
  • 141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

為什麼說是錯覺?因為綠營的執政態度,
並沒有遇到任何逼他們改變的壓力,綠營支持者一向擅於自欺欺人,
要的從來就不是一個真正說得通的理由,他們只要一句口號,
然後就可以什麼都不想,抱住這個口號當成浮木,
繼續在詭譎的汪洋大海中載浮載沉.......我常常懷疑,
如果當人當到必須想辦法不去傾聽自己內心的聲音,
花盡力氣去抗拒看到聽到的一切事實,這麼廢力又虛偽的生命,
到底還有任何存續下去的必要呢?要我活成這樣我寧可去死吧!

所以今天綠營的要抄TVBS、放火燒華磐來往的銀行,
我覺得都是多此一舉,不用做得那麼逼真~只要他們隨便喊句口號,
支持者們便會閉上因錯愕而張開的嘴巴跟瞳孔,
繼續麻木不仁,不看不聽不想的跟著洗腦他們的人起舞~~~

一切執政黨有可能反躬自省的小小奢望,
都會很快的在支持者的溺愛跟護短下灰飛煙滅~
我常覺得台灣的綠營支持者很像五十年代的台灣婦女,
沒受過知識、沒有用大腦思考的機會~每天僅有的刺激,
就是東家長西家短、和為困頓的家庭經濟憂煩,
由於她們不思考,愛孩子的方式只有一種~叫他吃吃吃,
愛老公的方式,就是縱容縱容再縱容,就算要到處哭訴,
就算整個人已經被榨乾,除了期判對方的良心發現外,
她們想不出也不願意果決的採取任何方法!
有一句話說:重複同樣的行為,卻希望得到不同的結果,是瘋狂的!
很多泛綠支持者表達傷心、憤怒、失望,
卻仍然準備好了,年底還是再將自己的一票投給綠營,
就很像受虐婦女,一再的回到虐待她的人身邊,
永遠也只能得到同樣的下場,被打到老、打到死‧‧‧‧
她認為自己是善良包容的,這也是她選的生活,可是這樣的畜牲~
是不會有責任感跟自省能力的,到最後自己的孩子也會掉入火坑,
而愚蠢的女人腦容量只裝得下自己情操的偉大與悲情~~

我是個生性叛逆的小孩,小學起就受不了課本報紙的歌功頌德,
偏要去找一些黨外跟民運團體的刊物來看,上國中後~
那時二二八還是被隱瞞禁忌的狀況下,我帶著紙筆,
跑去一個個同學的家裡,訪問他們的爺爺奶奶,
當時大家都是恐懼的,不願意回答的老人家佔大多數,
但遇到有些人願意講起親人的死亡跟家中的悲涼,他們往往掉下淚來,
我聽的情節~也足夠讓我在遞衛生紙的同時一邊擦自己的眼淚.........
我討厭舊時的那種虛偽、那種懦弱,跟那種被視生命為草芥的年代,
我們從小要唸到大的課本,居然連真相都不肯告訴我們,
我還能要什麼?我還能期待什麼?我不要看來踏實其實正在慢慢被空氣淹死.......

好吧!我想我是有那麼一點點無聊的政治狂熱,畢竟~
你們應該很少見到幾個國中生,每堂下課時就是聚在一起,
從蔣介石批到李登輝!質疑一切課本上所有的資料跟政府的宣導政策
尤其是在十幾年前,那個封閉、隱晦~大家都唯唯諾諾的社會;
我娘會拿錢幫她高中時代,因為批評政府而入獄的高中老師,
在地方上很有影響力的舅舅,也是公開以贊助所有民進黨的活動,
我們一大家都算是反骨吧!(我娘跟我是同時看清的,舅舅跟阿姨們則是醒不過來了)

兩千年民進黨首次執政時,我是充滿了期盼與興奮的,
我要一個能夠知道我們想要什麼、跟我們一樣充滿改造力的政府,
可是失望來得非常快,因為就算民進黨的理由再多,
我是受過幼稚園跟小學的教育的,我至少知道一點基本的道理
就是如果你負責了某一件事,完成他是你的義務~
能不能爭取到別人的配合,也是評估你能力的一項指標!
我不曉得執政黨在責怪在野黨什麼?難道你期待坐上位置,
就當你的老大,在野黨變成你的應聲部隊嗎?
如果反對黨正常而理所當然的反對,都可以阻礙你的腳步,
那到底還有什麼難關是你過得去的~我們期盼的總統?

然後民進黨跟當年我痛恨的國民黨開始越來越像,
從馬屁當道、愚民的歌功頌德開始,我那時想~算了,
至少他們沒明著壓制大眾.......然後霸權開始出現,
我想,至少他們不像以前的官僚那麼昏庸愚蠢,
結果粗糙到令人驚嚇的分級著作權法開始實施,
應該帶給教育新希望的教改,也因為沒用大腦在規劃, 敗得一蹋糊塗!
再來教育部長說了[ 因為要提高全民學歷,所以學生素質下降是正常的 ]
這種我從小就痛恨也亟欲擺脫的愚民式官方說法!
然後老李跟小扁多次為了逞一時口舌之快,
拖累了幫助他們的人,如公佈對岸的飛彈只是空包彈~
接著在中共抓起情報人員,他們家屬痛哭求救之時,
總統夫人居然可以講出:[ 唷~他們的演技可真好,可以去選奧斯卡了 ]
這種已經不是適不適任的元首夫人,而是能看出妳是不是一個人了的話!
觀察一個人不能在選舉時,只能從他們平日的一言一行中累積......

政治技巧跟治國才能是可以學的、可以累積的,
但是人格的墮落與卑劣,是沒有什麼東西可以補救得了!
並且在愚蠢、恐中、亂扣帽子~~這些點上都與前朝無異,
公然說謊、死不認錯、出言污穢、爭功諉過等,更是比起在國民黨執政時,
想都想不到可以有這種人在我們治國團隊中的顢頇變本加厲版!
慢慢的,我又必須被迫面對我之前痛恨的每種德行,
並且是程度有增無減,沉淪速度一洩千里的可怕環境中!
所以我又陷入了昔日抗爭國民黨的那種激動情緒中,
同樣的再抗爭這個腐敗度青出於藍的執政黨~又開始了!

昨天看到民進黨近乎等於招認的痛批爆料電視台時,
我本來是為了他們的愚笨和不打自招而笑了出來,
後來突然驚覺,就算他們下台了又怎麼樣?
我們還有什麼可以寄望的人跟團體?我們還有什麼籌碼?

國民黨為台灣打了那麼多的仗,住在這裡那麼久,
不管他們自己覺不覺得,事實上都是不可能不愛台灣的!
民進黨帶著崇高理想創社,大家都同甘共苦為了理想受罪,
他們就算現在忘了自己的心情,也不可能存心要拖垮台灣的!
這麼一想,驚覺到底是怎麼了?為什麼其實沒想痛下殺手的兩個黨,
一前一後的把台灣整到幾乎沒有翻身之日呢?

我知道在這麼荒謬瘋狂的社會情境下,
還為了當時的理想感到心酸想掉眼淚是很可笑的,
錯在誰身上呢?愚蠢無能的政府是民眾選出來的,
而人民膚淺易控制的本性~雖然被民進黨政府利用,
但當年用威權把台灣人民全都搞笨的,卻是當年的國民黨政府

就像一個從小目睹家庭暴力的孩子,
會痛恨施暴的父親,但長大以後,
往往不是也變成施暴者,就是挑個會施暴的老公,
台灣人痛恨威權時代的國民黨,
但就算換了一個他們擁護的執政黨,
他們還是只能習慣被愚弄、壓迫別人~

沒什麼兩樣,所以到底是誰要怪誰?

我不知道,我只知道我曾經為我的家鄉放棄了幾次移民機會,
一心憧憬規劃的台灣美好未來,也許其實連幻影都不曾存在過.......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