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空為限的雜記簿

關於部落格
因為神秘學、貓咪的文章~都已經放在原有的部落格了,但又抵抗不了樂多版面的精緻唯美,就決定拿來寫寫私人的手記囉!
  • 1417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從腳尾飯事件看台灣政壇素質~

王育誠的"自導自演"一被踢爆, 媒體與民眾的指責聲浪不斷, 但是對於他會做出這種事來~ 我倒是並不太驚訝,因為不知是善良還是懦弱的台灣人, 本來對於政客作秀的習慣就很縱容, 每次事件一發生,只有受害者會想追究到底, 其他無關的人過不了多久, 就要開始喊些:讓生活回到正軌、給人一次機會, 這種看似寬容但其實是不面對現實的口號; 就像有一次我跟我妹妹坐基金往石牌的國光號, 我們想問下車地點時,那位司機的態度非常無禮又傲慢, 用很不屑的眼神看我妹妹,讓她連問三次~ 不僅不回答,最後還把頭轉往別的地方; 我妹氣不過跟他爭論了起來,說也奇怪, 在看到司機對待乘客的無理態度時, 不是把頭轉開就是裝睡的其他乘客, 這時都突然變成正義使者了,用"司機維繫全車的生命,不要惹他生氣" 這種爛理由,"氣勢洶洶"的對我跟我妹曉以大義, 跟剛剛一副窩囊樣判若兩人,還非常肯定又強硬的對我們說: [ 司機並沒有告訴乘客地點的義務!] 我真想當場用手機打他們的投訴電話, 直接問國光號的客服人員,我是不是沒有權利跟司機問路? 不過我也不想扯到無法上路,就只嗆回那個討厭的死男人一句: [ 那他可以說他不知道,沒有權利用這種態度對待乘客!] 大眾的壓迫永遠只對弱者發出,這種阿Q又自欺欺人的民族性真是令人討厭。 議員的質詢,不管理直不直,氣永遠都很壯! 我很想看到精闢又證據充份的質詢出現, 可惜這種機會非常少,我忘記有一次台北市發生什麼紛爭了, 議員只會一疊聲嚷嚷要馬市長懲處, 馬市長認為先把案情釐清是首要任務, 我也這樣覺得,但議員就不知道在激動什麼, 歇斯底里的一口咬定市長是在包庇, 奇怪了,先解決問題再來算帳不是一種基本常識嗎? 不調查,怎麼知道該懲處的真的是千夫所指那個人? 又怎麼能決定懲處的範圍跟輕重程度呢? 可笑的是,議員一歇斯底里,人民跟媒體也就跟著發神經, 除了懦弱窩囊外,這種人云亦云的個性也真是要不得! 甚至有親民黨的立委就說:[ 馬市長也不對, 事情都發生了,就應該要先懲處,如果他是冤枉的, 就安排別的職務給他,另外想辦法提拔才對。] 以上的理論有多麼荒謬、是非不分,我想不用我多說了。 另一點是:哭的人永遠是對的! 夏禕事件中,我認為她沒有錯, 但是媒體苦苦相逼、民眾咒罵不歇, 更有很多人說:她哭一下、跪一下不就沒事了嗎? 人的心理跟感情真的能這樣判定嗎? 說穿了!大家根本不在乎是非, 只是想看一場樣板戲,心態跟在看台灣霹靂火差不多! 所以上次舔耳案,李慶安很聰明的哭了, 王育誠是個大男人,也很識相的哭了! 只是他們哭的理由我不懂,是為了羞愧還是自覺受委曲? 如果為了羞愧,更證明他們的不勝任, 若是自覺得很可憐,那就證明他們不知道反省! 但是這種不知道為何而哭的哭法, 還是會被接受,可見台灣人民的情緒化與不理智。 如果人民就是吃這一套,想要叫政客改掉這種毛病, 那就是不可能的事了,什麼樣的公僕就是什麼樣的人造就的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